干燥的世界令人窒息,我向往那酣畅淋漓的感觉,于是,窗外的雨,把我又送回到了那期盼许久的归宿。
平凡的生活需要寻找寄托,平静的生活需要寻找趣味,而我的生活,又需要寻找什么呢?
彷徨的间隙,我又看到了那窗外的雨,缠缠绵绵,细如牛毛,春天的雨毕竟是和别季节的雨不同。我喜欢听到窗外“沙……沙……”的声音,喜欢闻到清新的空气,喜欢感受那湿润的感觉。每每如此,那种莫名的安宁总会袭上心头,似乎一切浮光掠影的事物都忽然消逝在那茫茫水雾之中,清晰的记忆渐渐地远去,虚幻的感觉逐渐地真实,越是觉得恬适,越是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确实存在于这个宁静的世界,简简单单地存在。
落魄的时候,我喜欢选择在雨中聆听,那时的自己或许与别时候的自己稍有不同,换了一种状态,不过还是那个自己,也许真的还是应了那句老话:“心安乐处,便是身安乐处。”

出卖

那次,偶然间记起一个眼神,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但很久以后才忽然意识到自己当初的愚昧。
有时候人活着很简单,只是为了那一个至真的眼神。有时候人活着却很复杂,因为你的思想会从眼睛里面逸出来,藏不住一点点的遗憾……
曾经的我总是试图从别人眼睛里寻找线索,在正确和错误之间自己揣摩,下一个有时会令自己也认为模糊的定义,来告戒自己。尽管不一定总那么正确,但目的只有一个,不让自己迷失。
直到后来我才明白,你觉得自己迷失,那就是真正的迷失,反之则不然。迷失只是一种状态,只是有时候需要换个状态而已。
总是在意别人的眼神,以为自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就可天衣无缝,学会使用眼神,掩饰自己,那多好。可惜时光荏苒,终于还是领悟到自己的渺小,沧海一粟,与其掩饰,不如坦白。
免疫自己被出卖,不如不露破绽的显示出自己的气魄。

永恒

我企图去寻求那一份逝去的美丽,但美丽的背后终究只能是沉沦。
我喜欢选择寂寞,在幽暗无声的空间里小心翼翼的喘息,安抚那许久以前就曾精致过的困惑,还有那份一直以来都被追忆着的执着。
时常用来提醒自己——路,是自己选择的,所以路上的风景也是自己选择的。谨慎地上路以后,其实已经不应该再有选择的权利。尽管路总是不停地在自己脚下延伸,但我还是不明白这到底会是怎样的一条路。
很多时候我们明明知道是个错误却要继续错下去,不是因为我们没有勇气承担一切,而是因为我们糊涂得不知道什么是错误了。也许人生的美好,真的是因为它的残缺,放弃或者选择,都是一种美丽。
就像那天我做了一个梦,醒来以后我忘了。